字数:612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91母亲变女儿

  刘艳一点也不忸怩的**道:「妈,你是不是被爸爸干昏了?怎么主动的提出了这样的事来?你就是昏了头也不要把我拉进来是不是?我要是早知道你这么骚的话,我就早提出来了,这样我就可以做妈妈了。」

  晓露兴奋的道:「乖女儿,你的这一声妈叫得我心里好甜好甜的,以后我就是你妈妈了,你爸爸说要把我们两个都弄去做情妇,你以后可要天天这样叫我哦,你没有想到这一点是你的错,以后你就只有做女儿的份了。」

  刘艳一边耸动着小屁屁一边呻吟着道:「不会是这样吧?经理说是要根据客人的爱好来定的,说不定爸爸明天就要我做妈妈了,玩这样的游戏也要时常换才好玩的,你就不要以为做了一次就永远就是这样了」。

  江珊呻吟着道:「这个你就不懂了,以后我们都做了他的情妇,我们就是一个小家了,也就不会这样换来换去了,只有这样才刺激,这跟我们接别的客人不一样,如果换来换去的就不刺激了,有一个固定的女儿生活才有乐处,老公你说是不是这样?」

  秦南笑道:「」你这小蹄子看来真的很想做妈妈了,行,以后你就继续做妈妈好了。他被他们两个这么一说更加的兴奋了,动作也就更加快了起来,两个美女在他那快速的冲击下,身体都是一抖一抖的。

  这时江珊爽得没有一点力气了,秦南就让她躺在一边休息,专心的跟刘艳玩了起来,江珊一边喘息着一边看着他们两个纠缠着,这时她对这个男人还真的有点佩服了,她到这里之后都是一直在玩,但这个家伙却还是如此生龙活虎!照这样看来,这个家伙的体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好那样子就如同一头发情的、永不疲倦的狂狮,自己和钟小姐一恢复过来他就又一次次把自己和钟小姐干得乱七八糟的。
  她专注的看着他的宝贝在钟小姐的小溪里进进出出的,她现在从惊讶到惊惧的地步了,他那宝贝本来就够粗壮的了,可是现在他抽出来的时候,她发觉那东西竟然有著明显的变化,比以前还要大了!且不论他的持久力,单论他的体力,这家伙已经不是人了!

  刘艳在秦南的顶撞中早已经意乱情迷了,她的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花瓣拼命的向后面顶着,她一边运动着一边闭着眼睛享受着秦南给她带来的这种异样的快感,随着秦南时快时慢的运动,她感觉自己飘荡在大海上,一会起一会浮,一会像飘上了云端一般,她的喘息越来越强,爽得全身都没有力气了。

  秦南和刘艳大战了好一会,慢慢的刘艳就不行了,她大口的喘着气,微微低垂的美目正好可以瞧见自己傲人的小白兔被秦南挤成了一团,一阵阵麻酥酥的感觉自顶端的乳珠触电也似地传来,小溪里那种收缩的奇特感觉更是酥酸,她忍不住的快速的耸动着小屁屁。嘴里大声的娇吟着,她很希望这样的感觉永远都存在下去。

  秦南见她不行了就帮她按摩起来,一边帮她消除疲劳一边领略着她那肌肤的手感,他顺着她那冷艳光滑柔腻的背脊一路往下,然后流恋在她那丰硕的小屁屁之上,他贪婪地揉搓着,难以言喻的快意自指尖的触觉波涛汹涌般传来,让他的宝贝忍不住的又蠢蠢欲动了。他的身体是受他的意识支配的,他的宝贝也就又小幅度的动了起来。

  刘艳感受到了自己的变化,原来没有力气的身体竟然又恢复了生机,她忍不住微微地扬起螓首,她美目如丝,几欲要滴出水来,她一边扭动着小屁屁一边呻吟着道:「小爸爸,你摸得我好舒服,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本事,就摸一下我就有力气了」。

  秦南笑道:「我这可是用真气在给你做按摩哦,我这个做爸爸的可是很爱护你的,你叫爸爸就可以了,以后可不要加那个小字,要不爸爸我就不喜欢你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在她的腹部轻轻地揉捏着,然后慢慢的向上移动。手掌隔着薄薄的乳罩托住她的左乳,最后握住她的整个**揉搓起来。

  刘艳还真有一点佩服这个男人的高超手段,竟然是留着自己的乳罩到这个时候来玩,看来他等一下也要这样玩江珊了,因为江珊的乳罩到现在都没有解下来。她默默的享受着**上传过来的快感,任由秦南在那里有条不紊的玩着。

  刘艳惬意的享受着乳珠上传来的快感。秦南一边玩着她的一边用脸厮摩着她的腮颊,那成熟女人的体香令他深深陶醉着,他的双手则不断的抚摸着她那的一对**,他由这对有点软绵绵的**知道了刘艳不是一个处女,也就证明她很有可能就是刘艳了。只是要怎么才能让她恢复自己的记忆呢?他想了好一会也没有想出一个办法来,由于他在那里想着事情,手上的力气也就大了一点,刘艳被他弄得眉头都皱了起来。

  刘艳见秦南爱不释手的玩着自己的**就娇媚的道:「爸爸,我的**都被你摸了好一会了,摸得我都有点疼了,你很喜欢玩我的**吗?」

  秦南这才回过神来,他一边减少了力度一边笑着道:「喜欢啊,这么巨大的美奶怎么会不喜欢?你要是给我生个儿子的话就不要去买牛奶了。」

  秦南的力度一减刘艳就很享受了,她娇媚的道:「我现在都叫你爸爸了,那我跟你生个儿子又叫你什么?」

  秦南心里一荡,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笑道:「那当然是叫我爸爸了,你现在只是江珊让你叫着玩的,我才没有那样变态,非要你叫爸爸不可。你从现在起叫我老公也是可以的,不过你要是继续叫爸爸我也不反对,因为这样做起爱来还真的很刺激的。」

  刘艳红着脸道:「那我在**的时候还叫你爸爸好了,其他的时候就叫你老公,你看这样行吗?」

  秦南笑道:「你还真是一个可人的宝贝,我想不喜欢你都不行了,你准备好了没有?我又想要你了!」

  刘艳娇羞的把脸埋在他的怀里道:「你怎么做起来没完没了的?要不是我吃了春药和你给我按摩了几次,我早就会被你玩得不能动了。」

  秦南笑着道:「**可是我最喜欢做的事了,不是有句话说;要想身体好,就要天天搞;经常打打炮,还能治感冒吗?**不但能够繁衍后代和给人快乐,还可以锻炼身体,我能不喜欢吗?」

  刘艳红着脸道:「你不但床功不错,嘴功也是一流的,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学来的」。

  秦南笑道:「你知道就好,我这样的男人你是很难找到的,所以,你做我的女人是你最佳的选择。」说完就伸出中、食二指拨开她湿漉漉的小内裤,一下就捣了进去。

  「啊……」刘艳忍不住又是一声动人的呻吟,秦南知道要想征服这个绝色女人,让她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就必须在床榻之上带给她极大的欢愉!而要想在床第间大获全胜,仅是一味的与交合也是远远不够的,**也是一种最佳的手段!所以,秦南的手指并没有继续在她的小溪继续探讨下去,感觉到她似乎难耐的扭动着身体的时候就将手指抽了回来,开始专攻她上面的那两座山峰。他扯开她覆在胸前的蕾丝乳罩,握上她的一双**就揉搓起来,他捏弄一会后干脆把乳罩从后面彻底解开。手掌再次抓住了那鲜嫩的肉球揉搓着。

  刘艳的**异常硕大,秦南的大手竟然连半个都抓不住,他只好在两个肉球上胡捏乱揉,然后从底部托住向中间推挤、

  刘艳的喘息声逐渐增大了,她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呻吟着道:「你太会玩了,你的小宝贝顶不住了,求你快一点放进去好不好?」

  秦南笑道:「我们再玩一会儿,今天是我们第一次玩,我要给你一个全新的感受,我要让你永远记住今天的快乐。

  刘艳呻吟着道:「今天的事我是怎么也不会忘记的,有的事很容易忘记,但有的事是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我听人说,就是自己的初恋也是忘不了的,我没有什么初恋,但今天是我的第一次,这个第一次已经使我刻骨铭心了,以后我是怎么也不会忘记你了。我以后天天做你的乖乖小宝贝好不好?

             192母亲变女儿3

  刘艳见秦南的手在自己的腿上抚摩着就将美腿横放在秦南的膝盖上道:「爸爸,」你喜欢小宝贝的腿吗?「

  秦南一边在她的腿上抚摩着一边笑道;当然喜欢了,刚才和你做。爱的时候我就爱上小宝贝的美腿了,现在我都有点不忍松手了。「

  刘艳用她那一双盛满**的眼睛盯着秦南妩媚的问道:「这么说小宝贝的腿很漂亮了?你刚才**的时候都不把我的乳罩和小内裤脱下来,是不是很喜欢我穿着这样的衣服和你做?以后我天天这样的穿着和你做好不好?」

  秦南见她穿着肉丝袜的美腿就伸在自己的眼前,那双包裹在丝袜内的双脚压在自己的腿上,那双穿着丝袜的小脚套在那五寸高的高跟鞋里还真的很有诱惑力的,他知道是那个经理特意的挑选出这样的衣服来迷惑男人的,而这样的穿在她的身上还真的很刺激。他一年在刘艳的美腿上摩挲着一边笑着道:「这样穿着当然很好了,但现在我想看一下小宝贝的全貌了,说着就把她的高跟鞋脱了下来,然后他的手继续轻轻的抚摸着她的两条美腿,把她的丝袜也脱了下来。

  刘艳见秦南脱了自己的高跟鞋,就用她那穿着丝袜的脚趾拨弄着秦南的宝贝,她的腿张开着,那条半透明的带子根本遮不住她那大腿跟部的花瓣,她那条迷人的肉缝都隐约可见。秦南一边在她的小溪抚摸着一边笑着道:「你现在是不是又想要了?你的毛毛是不是她们给你剃去的?这样白白胖胖的好可爱。」

  刘艳红着脸道:「是她们剃去的,你喜欢我这里剃得干干净净的吗?那我以后都剃得干干净净的等着你。」

  秦南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道:「你就不要刻意的来讨好我了,你尽管去做你喜欢的事,爸爸我一样会爱我的小宝贝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退去她的丝袜,这时刘艳那迷人的娇躯就一览无余的摆在了秦南的面前。

  由于秦南的宝贝在她的小溪边上徘徊着,这种隔靴搔痒的感觉使得刘艳更加的疯狂了,她轻咬着他的耳朵道:「爸爸,快点给我好吗?我好难受!」

  刘艳的yin声浪语听得秦南的心里有着一种痒痒的感觉,他对女人的要求基本上是有求必应的,他的双手抓住她的双脚把她的大腿分了开来,然后控制着宝贝慢慢的插了进去。

  秦南的宝贝一进入,刘艳就抬起了她那毫无赘肉的雪臀向上面迎了过来。她的花瓣就象一张柔若无骨的「小嘴」带着层层的环套,一下就把秦南的宝贝给吞了进去。

  秦南见她这样骚了就快速的运动起来。;刘艳也挺动着小屁屁尽情的配合著,不一会房间里就又传出了娇媚的呻吟声。

  秦南这样玩了一会就换了一个体位,他让刘艳趴在床上,从后面进入了她的花瓣里。刘艳那对异常硕大的**压在床上,浑圆的小屁屁往后面快速的顶撞着。那一**的臀浪看得秦南邪念大起,情不自禁的伸出右手中指探进深深的裂缝中,指尖上下来回探索着那粉红的菊门。

  「爸爸别………别弄那里,小宝贝那里好脏,请不要……玩那里。」刘艳那从来不曾让任何人侵犯的领地,如今被秦南用手指挖弄着,下意识的挣扎起来。
  但她受的训练是不能对客人说不的,因此,反应也就不是那么的强烈。
  秦南没有理会她的哀求,他知道现在是破她的菊门的最好机会,因为她现在的身份是小姐,而做小姐是不能拒绝男人的要求的!他用手拨开她丰厚的股肉,粉红如小菊花的肛门不断的开合蠕动着。秦南把宝贝从她花瓣里抽了出来,然后俯身将脸凑到了刘艳那圆润的小屁屁上用舌头舔了起来。

  刘艳虽然受过不得对客人说不的训练,但秦南舌头舔到菊门的时候还是不自主地产生了一种强烈的yin秽感,小屁屁还是在下意识的躲避着。

  秦南的手指则不老实地一面不停挖弄着那**的菊花,舌头在她那浑圆的臀尖上亲吻着。刘艳被她舔得全身都颤抖了起来,那种又酥又痒的感觉使得她的心都麻醉了。

  秦南的脸上这时露出了yin邪的笑容,握住那粗壮的宝贝对准她的菊门就顶了进去。

  刘艳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当粗大的宝贝撞上自己的菊花时,就知道自己的菊花将要凋零了,那种撕裂一样的疼痛使得她的俏脸都变白了,她转过头哀怜的看着秦南道:「爸爸,我这里也是第一次被人玩,小宝贝怕疼,你轻一点好吗。」
  秦南用两指撑开她那两片紧闭着的臀缝,让她的臀瓣张开到最大的程度,然后腰部慢慢的向前顶着,这样也就可以减少一点刘艳的痛苦,他一边慢慢的动着一边笑道:「你放心,你只要疼一下就不疼了的,爸爸还舍不得让小宝贝疼呢」说完就一下顶了进去,然后就给她按摩起来。

  菊花里传来的痛楚将刘艳疼得惨叫起来,那撕裂般的疼痛伴着那屈辱的感觉使得她的眼泪如珍珠般的落了下来。她现在才知道做小姐也是不那么好做的了,不但要忍受着生理的痛苦,还要忍受着心理的折磨。却不知道这是她才做小姐才会这样,一旦做久了的话就不会有这样的感慨了,随便男人怎么玩都能泰然处之了。

  秦南虽然将宝贝插进了刘艳的菊门,但她那菊门实在是太紧了,虽然刚才在他的手口玩弄下已有些许湿润,但这从未被开辟的羊肠小道实在狭隘非常,直夹得秦南的宝贝也隐隐微痛。

  江珊在一边看着她们玩着,她对这个钟小姐这样的yin荡倒是没有什么话说,因为自己在和跟这个男人做的时候那感觉实在是太爽了,自己也是不会违背他的意志的,而对他撒娇也是在训练的时候那个经理要求的。说女人只要一撒娇,男人的出手就会更大方,而且第二次来的时候就不会去找别人了。但这时一见这个男人要开钟小姐的后门还真有点替她担心了,他的宝贝那么大,小小的菊门能够放进去吗?现在一见钟小姐的眼泪都出来了就看着秦南道:「你们男人怎么这样的变态呢?你没有看到她的菊门很小吗?这么大的东西塞进去能不疼吗?你的小宝贝的眼泪都疼出来了。」

  秦南忍住这短暂的不快,用力向前挺推着,他享受着宝贝一分一分挤进女人后庭内的快感。他一边给刘艳按摩着一边有点生气的道:「你不要乱说好不好?
  现在大家都这么玩,怎么可以说是变态?第一次做的时候是有点疼的,过一会就会不疼了,就是我不玩你的,你以后也会给别人玩的。「

  秦南说的只不过是一句气话,但听在江珊的耳朵里就不同了,还以为是秦南不要她了,当下就流着泪道:「我是见钟姐姐这么疼才没有经过大脑就说出来的,你原谅我这无心之失好不好?我的小屁屁也给你玩好了,以后我也会乖乖的做你的小宝贝,你可千万不要丢下我。」

  她觉得这个钟小姐的话说得不错,以后想要找一个这样的男人可以说是找不到的,他各方面都很优秀,听他的口气也很有钱,做情妇比做小姐要强多了,最多也是给他一个人玩,而被他玩的时候又是那样的舒服,想到以后要被很多不同的男人这样玩,她就有点不寒而栗。

  秦南看着她那个楚楚可怜的样子有点不忍的道:「你能够帮她说话,说明你有着一颗善良的心,我不会怪你的,我是不会丢下你的,你就不要担心我不要你了,你真的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吗?」

  江珊一听秦南不会丢下自己就放了心,眼泪也就没有流了,听了秦南的话后想了一会才说道:「我觉得你是在找一个人,但我真的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我家里还有爸爸妈妈和妹妹,我也没有人给我化过妆。」

  秦南还是有点不大相信,因为宋伟要是用了催眠术的话,是可以帮她假设一个家庭,然后用精神力强制的灌进她的大脑里,她自己是感觉不出来的,但现在自己也没有办法破去宋伟的催眠术,只能等一下再说了。

  这时刘艳的菊花在秦南的按摩下已经不痛了,里面还有着一种又胀又酸的感觉,她忍不住的扭了一下小屁屁道:「爸爸你太坏了,开了我的前面还要开我的后

             193母亲变女儿

  秦南一见她动了就知道她已经适应了,当下也就慢慢的顶了起来。刘艳一边耸动着小屁屁,一边转过头去看着宝贝在自己的菊花里进出着的情景,但见他的宝贝在每一次拔出来的时候都会带出一圈粉红色的嫩肉出来,进去的时候则又会全部推进去,随着宝贝的运动滋生着一阵阵美妙的快感。他运动得越快,那快感也越来越强。

  那强烈的快感快速的向四肢蔓延着,刺激得刘艳的屁股也快速的套动着,她想不到玩菊花也有着这样美妙的感受,这样的滋味已经超过她的想象了,她微闭着眼睛,嘴里慢慢的吐出了醉人的娇吟。

  秦南象猛虎紧压着自己的猎物一样压在她柔软的身体上。他一下一下的钻探着她那个还没有开垦的油井,把里面的油一点一点的挤了出来。

  刘艳感觉自己的身体充满着前所未有的力量,有着一种将自己的身体变为他身体一部分的渴望,这个男人还真有一种让自己献出所有的一切的冲动。

  这时秦南的动作慢慢的加快了,那一下一下的冲击的力道也加重了,刘艳的**也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她觉得那强烈的快感猛然地升涨为翻滚的浪花;这欢快之浪在体内强冲硬撞着,以至自己那娇柔丰腴的身体竟也随着律动而不受控制的浪荡起来。开始与他进行着欢快的合奏,自己想要慢一点都控制不住。

  刘艳的脸因强烈的刺激而浮现出了一片粉红,身体在秦南的冲击下yin荡的扭动着。那温软丰腴的身体在他的身下越荡越欢,乳晃臀摇,柔腰摆扭。虽然幅度不是很大,但却像灵蛇游水,曼妙无穷。那种快乐得使灵魂都受到震颤的奇妙感受而使得她心花怒放,这使得她的脸上有时出现着一种放浪形骸的表情,有时则出现着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的懊恼。

  刘艳的娇躯不受自己控制的在秦南的胯下蠕动迎合著,她的头左右摇摆着,一双星眸似开似闭,面部表情极其娇媚冶艳,小嘴里不断地浪啼娇叫着,似是陷入了至高的****中,他们每一下的配合都是那样的纹丝合缝,镶嵌吻合。
  刘艳身体深处的**已经被秦南完全的激发了出来,小嘴里忘乎所以的大叫了起来。她的**使得秦南的**更加的强烈了,动作也就越来越快了,不一会柳燕就在他的攻击下没有还击之力了。她大声的喘息着,身体和心里传来的刺激让她很兴奋,感觉到又一次**要来临了。

  江珊休息了一会又恢复了力气,由于她的春药还没有完全解除,看着着激情的一幕又有点忍不住了,她对钟小姐那个yin荡的样子感到暗暗的吃惊,难道做后面比做前面还要爽?她的眼睛不由的随着钟小姐的屁股游移着,只见钟小姐在疯狂的摇动着她的屁股,嘴里则在大声的叫喊着,男人的宝贝在她的小屁屁里疯狂的吞吐著,每一次进出都会带出一声很大的响声。她知道钟小姐沉入到**之中而不能自拔的原因,那是这个男人的攻击太强烈了,她的叫声不是自己要叫的,而是这个男人干得她不得不叫,而且还是想忍也忍不住的那一种。她看着她那欲生欲死的样子,不觉的感到浑身灼热起来。她的双手开始在自己的身上游动着,但不但没有减轻那种灼热的感觉,反而更加的难受了。她情不自禁的将双手都在自己的身上揉搓起来。

  秦南见了她那个骚样笑着道;你们两个还真是一对宝,做了这么久都还没有吃饱,不过你的春药还没有去尽,这样骚也是情有可原的。你等一下,我马上就来安慰你,说完她的动作就更快了。

  刘艳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就象掉进了云端里一样,里面那种既酥又麻且痒的感觉在他的动作下发挥到了极致,爽得她都摸不着北了。秦南这一加快动作就支持不住了,她大叫了一声就趴在床上不动了。

  秦南见刘艳不行了就把她放在一边躺着,然后把宝贝插进江珊的小溪里一边动着一边摸着她那那饱满的**笑道;「你老公我厉害吧?现在老公又来安慰你了。」

  江珊这时已经没有了那种不好意思的感觉,她耸动着小屁屁娇媚的看了他一眼道;你真的太厉害了,我们两个被你干得溃不成军了,我的**被你摸得好痒,刚才你吸我的**的时候我觉得好刺激的,现在你再吸一下你我的乳。房好不好?
  秦南摸着她的乳。房笑着道;「想不到你的年纪这么小,骚劲比你母亲还要厉害」。说完就含住她的乳珠吸了起来。他刚吸了几下江珊就忍不住的的颤抖着呻吟起来了。

  秦南的手也没有闲着,他一只手攀住了另一个**揉搓着。一只手则玩着她的小屁屁。江珊被他这三面夹攻弄得全身都软了,她为了不叫得太大声,就闭着嘴唇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但她却怎么也控制不住,那呻吟声还是不由自主的飘了出来。

  秦南见她闭着的嘴唇红艳艳的很是性感就吻了上去,他抱住她的头,用舌头挑开她的唇,不住的舔着她那碎玉般的贝齿,然后把舌头伸到她的嘴里,用舌尖搅着她丁香般的小舌。江珊也主动的把香舌伸到他的嘴里舔着他的舌头,她的双臂缓缓的扣在他的脖子上,嘴里的的叫声也就变成了低沉的呜咽。

  秦南见她很是享受就加大了舌头舔弄的力度和范围,然后开始吻吸她的舌头,小姑娘的双手在他的背上漫无目的的抚摸着,那条细嫩的香舌也不时的吻吸着秦南的舌头。把她今天学到的吻技都用了出来。

  不一会她的呼吸就变粗变快了,双手更是不停的乱摸着他的后背。两人陷入了那美妙无比的热吻之中。她的小屁屁用力的往上面顶着,再一次迷失在了那无边的欲海之中。

  强烈的快感使得俩个人的心灵产生了共鸣,剧烈的摩擦产生了更大的**,江珊的小嘴里不断的歌唱着,秦南觉得她的歌声它比任何音乐家所创作的音乐和歌曲都动听。因为它是来自她的灵魂深处的呐喊,这种呐喊最容易让男人迷醉,男人在这样的呐喊面前是很难无动于衷的,秦南就被她的的呐喊深深的感动了,他的动作也就更快了。

  不一会江珊就被秦南折磨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躺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呼着气,秦南心里一动;自己自从跟处女**以后功力都有很大的进步,特别是和姜蘅跟杨薇这两个处女练了双修功以后更是有了一个突破性的进展,现在江珊也是处女,自己何不也跟她来一次双修?这不但对练功有好处,也会使江珊变得更加的漂亮,而江珊也就会更加的高兴了,这一举三得的事,自己又何乐而不为?想到这里就对江珊笑着道:「老婆,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好不好?你玩了这个游戏以后就会变得更加漂亮了,说着就把她抱到了自己的上面。」

  江珊红着脸羞涩的道:「我知道你还没有满足,你想换一个动作玩,但你的小老婆真的没有力气玩了,你让我休息一会再玩好不好?要不你先和女儿玩一会,她已经休息了好一会了,应该又有力气玩了」。说完就对刘艳道:「乖女儿,你再陪你爸爸玩一会,让妈妈休息一会好不好?」

  刘艳红着脸道:「现在是爸爸想和你玩,他要想跟我玩的时候会找我的,你不是说也是他的乖乖小宝贝吗?你怎么不听他的话了?」

  秦南笑着道:「小宝贝,老公不是骗你的,等一下你就会知道了」说着就把手按在了江珊的丹田上,然后运起了真气。

  不一会江珊的脸上就起了变化,脸上就像初绽的桃花一样艳丽无比,比原来要晶莹多了,看去就和一个小姑娘一样了。秦南把真气运行了三个周天以后就停了下来笑道:「小宝贝,你看你是不是比以前要漂亮了」?

  江珊在秦南行功的时候觉得很是舒服,她是没有内功的,但却被秦南用真气照着杨薇她们的真气运行的线路给强行打通了,开头她觉得自己的经脉有点胀胀的很难受,但过一会就觉得很是舒服了,因此也就闭着眼睛在享受着那种舒服的感觉。但不一会就觉得自己的脑海里嗡的响了一下,只觉得自己的小溪里胀得满满的,当下就把眼睛睁了开来。但见自己穿着一套以前从来都没有穿过的性感内衣裤坐在一个全身裸的男人身上,而他的宝贝正插在自己的小溪里!当下就一掌向秦南的脸上打了过去,她的眼里流着泪,嘴里骂道:「你一把我抓来这里我就知道你没有对我安好心的,现在你真的把我给强,奸了,我跟你拼了」!

             194喜欢在上面

  晓露扬手又是一巴掌道:「我才不信你的鬼话,你把我抓来的时候说只要我妈妈把钱送来就放了我的,现在把我妈妈也抓来了,而且还对我这样,你就不要来骗我了。【绝对权力www。guanm。com】」

  秦南又抓住她的手道:「你好好的回想一下,我是抓你的那个人吗?我是你母亲的同事,是真的来救你们的,只不过是你跟这位美女都吃了春药。我不得已才跟你**的。难道你一点也记不起刚才的事了?」

  晓露听了秦南的话以后仔细的看了他一眼,发现这个人还真不是抓自己的人,她想了一会,这一天的遭遇都想了起来,,就连刚才要这个钟小姐叫自己妈妈的事都想了起来!想起刚才那舒服的感觉就红着脸道:「看来我真的是错怪你了,你说是来救我妈妈的,那你找到了我妈妈没有?」

  秦南苦笑了一声道:「那个宋伟的催眠术跟化妆术很厉害,简直把你们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要想找到人还真的很难,我也是误打误撞的才解了你的催眠术,不然的话就是见了你也认不出来,不过我怀疑这个叫你妈妈的美女就是你母亲。
  等一下就可以证实她是不是了。「

  刘艳见了他们的这一幕还真的大吃了一惊,她从秦南的话里也知道他是来找人的,没有想到他这一跟江珊做了爱以后不但把江珊变成了一个小姑娘,而且还把她做成另一个人了。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自己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这时一听秦南说自己会是这个晓露的母亲就红着脸道:「你是不是昏了头了?我跟你做了这么久不还是一个样吗?」

  她现在好希望自己不是这个晓露的母亲,要是真的话那就真的无脸见人了,自己竟然叫了女儿做妈妈。不过她相信不会有这样的事的,自己跟这个男人**的时间要比晓露长多了,要是自己是这个晓露的母亲的话,也就早给他做出真相来了。

  晓露听了秦南的话也有点不相信的道:「不会吧?我母亲根本就不是她这个样子,连脸型都不对,你要快一点把我妈妈救出来才行,好在那个人被你抓在外面,要不他是不会放过我母亲的,我亲耳听他说过要把我和我妈妈都弄做老婆的。」
  她在说话的时候觉得小溪里胀得很是难受,因此也就一边说着一边一上一下的套动起来了。

  秦南笑道:「我知道你双修了以后是会很骚的,我们还是先做完再说你母亲的事了。」说完就抱着晓露的腰配合著她动了起来,他现在已经肯定这个美女是刘艳无疑了。

  晓露不一会就意乱情迷了,由于秦南把她的经脉给打通了,力气也比刚才要大了很多,她此时此刻充满着强烈的渴望和需要,她那俏丽的娇靥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急促,呻吟声也越来越淫荡,叫声也越来越放浪。那神态真是风情万种,柔媚动人。秦南见了她那迷人的样子更加兴奋了,速度也就越来越快了。

  晓露一边套动着一边娇啼着。她双颊晕红,已经沉浸在被秦南挑起来的熊熊欲焰之中了。那雪白丰腴圆润的娇躯由于激情的原因而蒙上了一层粉红,那婴儿一样的肌肤晶莹剔透,全身上下无一点瑕庇可寻。丰硕的**在起伏不定,曲线玲珑的身材在激烈的扭动,娇躯随着秦南的动作在一屈一伸着,修长浑园的双腿一起一伏,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带肥美玲珑。

  「真舒服,你真的太棒了!你弄得小宝贝好舒服。」她紧紧搂着秦南,媚眼如丝、娇喘吁吁地呻吟着,难为她还记得自己刚才要做秦南的小宝贝。她拼命的抬高肥臀,小嘴里的**声也越来越淫荡了。

  秦南见了她这个骚样就对她展开了全面的进攻,他的嘴一边肆意的吸吮着她那雪白凸起的**,一只手挽着她的腰,另一只手则在她另一只的乳珠上捻弄着,他一边玩着一边笑着道:「你的**好美,你妈妈说你才十四岁,怎么这么小就长成这么大了?我都有点舍不得松口了。」

  晓露红着脸呻吟着道:「是他们给我打了一针,才几个小时就长成这么大了,你真的好会玩弄得我好好舒服。」她说完以后觉得自己好放荡,怎么自己变得这样淫荡了?难道被他们训练了一下就真的变成一个yin妇了?

  秦南笑道:「现在的科学还真是发达,才几个小时就帮你弄了这么大一对** ,原来我对你是晓露还真的没抱什么幻想,原因就是你的**太大了,你才十四岁是怎么也没有这么大的一对**的,想不到他们想了这么一个办法。」

  秦南一边对这个小美女展开了快速的进攻,一边着晓露那醉人的媚态,现在的她眉毛轻皱,星眼半合,红润欲滴的小嘴不断的发出娇媚的呻吟,细的腰肢极有韵律的扭动,快感如同台风般肆虐着他壮实的身体。

  秦南看着宝贝在晓露的花瓣里进进出出的绮丽风光,手上感觉着她的**的柔软,还能感觉到晓露的花瓣紧紧地包围着自己宝贝的快感。他这样玩了一会以后就又换了一种动作,他让小美女趴在床上,让她那白嫩浑圆的屁股高高地翘起,他则抓着她那莲藕般的双臂不住地用力反拽着,挺身狂猛地撞击着她那充满了弹性的肥白的屁股,一阵啪、啪的肢体撞击引发出了一阵阵激烈的脆响。刺激得晓露兴奋地尖叫起来。

  晓露双手扶着秦南的双腿,背对着秦南支撑起她那香汗淋漓的身体,尽力摆动着那肥嫩浑圆的屁股,直到耗尽腿上的最后一点力气才无力地坐到秦南那湿漉漉的宝贝上呻吟着道:「我实在不行了,老公,你怎么这么厉害啊,人家都快累死了还这么硬?」

  秦南笑道:「就你们两个人就想淘我的金子?你就是再来十多个都没有用。」说着就要把她翻下来。晓露忙扭了一下屁股道:「让我歇一会吧!我喜欢在上面做。」

  说完就伏倒在秦南的双腿上呼呼的直喘粗气。秦南见她还想做就给她按摩起来。

  秦南按摩了一会晓露就又恢复力气了,由于她坐在秦南的宝贝上没有动,她的**又被秦南那蠕动的宝贝刺激得春潮泛滥了,花瓣里那种又胀、又酥、又痒的感觉使得她又很难受了,小屁屁也就下意识的旋转起来。

  强烈的快感刺激得小萝莉又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秦南觉得她的唇就像一粒熟透了的樱桃,他用手指轻轻的在她的唇上摩挲着道:「小宝贝,你的嘴唇像极了一粒漂亮的樱桃,真的好好美!」

  「樱桃?你喜欢吃樱桃吗?」晓露说完嘟起了小嘴。

  秦南笑着道:「当然喜欢了!」说完就将自己的唇轻轻覆盖在她的樱唇上。
  他的吻是那样的温柔,当他们唇齿相亲时,双方似乎都感觉到对方有一丝颤栗,轻轻地、细微的,却足够动人心魄。

  秦南细细的品尝着那樱桃的滋味,他伸出舌尖轻舔着樱桃的曲线,晓露似乎也爱上了他嘴里那香甜的滋味,轻动舌尖,与他的舌尖纠缠起来,他们这一刻都是那样的温柔,像一幅静止的画,感受着来自心底温情的风。秦南一边吻着一边在她光滑的粉背上摩挲着,另一只手则沿着她的腰爬到她的**,像欣赏艺术品一样的抚弄着她的**.

  晓露的嘴唇粉嘟嘟的,肉感娇嫩。秦南技巧地吸吮着。晓露一边跟秦南热吻着一边说道:「你真的喜欢我妈妈吗?我想,你只有喜欢她才会来帮她来救我的,你是想跟她玩一夜情还是想要她做你的情妇?

  秦南笑道;「当然是真的喜欢了,至于是什么结果就要看怎么发展了。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晓露舔了舔嘴唇道:「现在的人都不爱帮了,就是看到有人在绑架都在一边躲着走,那些人在抓我的时候我是叫了救命的,离我不远的地方就有人,但他们却没有听见一样,我知道他们是故意装作没有听见的。」

  秦南笑道:「如果我在那里倒是不会束手旁观的,其实现在有正义感的人还是有的,只是有些没有良心的人还利用这些人的正义去敲诈他们,使得管事的越来越少了,我听说过好几个人救了人反而做了被告的。这样谁还敢去做好事?我们就先不说这些事了,还是先把你喂饱吧。说玩就把她的舌头吸了出来

              195两女一男

  晓露被他玩得不断的扭动着身体,她的扭动使得**的刺激更大了,情不自禁的吐出了娇媚的呻吟。秦南玩了一会以后就变换了手法,用食指和中指夹着粉红色的乳珠使劲地向下拉伸,再一使劲,让乳珠靠**的弹性从指缝间自己滑出去。
  如此反复了几次,晓露的呻吟声更急促了,全身的肌肤都轻轻的颤抖了起来。秦南没想到她会这样敏感,他看了怀里的美女一眼,但见她满面红潮,媚眼如丝,小嘴里轻吐著压抑的呻吟。她一边呻吟着一边说道:「你不要这样玩了好不好?你快一点动吧,我忍不住了。」

  晓露说完就旋转着屁股套动起来。秦南见她这样骚了就也抓着她的**展开了快速的攻击。晓露的长发随着秦南的撞击飞舞着,双手抓住秦南屈起的双腿用力的套动着。

  秦南底下冲击着晓露的花瓣,嘴里吸吮着她的香舌,还腾出一只手的手抚摸着她那饱满的乳。房,他的手缓慢而有力的左右攫取着,时不时用手拨弄着峰顶的乳珠。

  秦南觉得宝贝就象陷入了一个滑腻、柔软、温暖的沼泽,一阵阵的快感从宝贝上向全身蔓延着。他轻抚着她线条柔美的纤滑细腰,滑过她平滑洁白的柔软小腹,玩弄着她那浑圆娇翘的**,丝绸般滑润的背部。他的手极尽肆虐之能,把怀中妩媚艳绝的美女玩弄得香喘细细,娇吟不止。

  经过双修以后的晓露有着秀美晶莹的玉颈,圆润的香肩,那洁白细腻的**高耸着,那粉红色的乳珠点缀在那饱满的**上更是娇艳欲滴;那没有一分多余脂肪的平滑柔软、那诱人犯罪的粉红色花瓣和那白白胖胖凸起处是那么的妖艳,令人一见还真有着一种荡人心魄的诱惑力。

  晓露勉力的配合著他的入侵,强烈的快感使她情不自禁地蠕动着身体,她的屁股用力的套动着,心里在捕捉着那激情时那清晰的体验。秦南时而三浅一深,时而九浅一深的往上面顶着。他那一进一出,一招一式,都凝聚了这段时间以来的性生活经验,使晓露经历了这一生中的第一次极度的激情,她觉得自己的花瓣深处有着一股股酥麻的快感不断的涌向自己的大脑,而全身却又是那样的骚痒难受,宝贝的冲击使得那股骚痒的感觉都变成了快感,全身都舒服极了。

  晓露双眼微闭,脸上呈现出一片艳丽的桃红,双手紧紧的抱着秦南的腰,将香舌滑入了秦南的口中在里边和他的舌头纠缠起来。她一边用舌尖纠缠着他的舌头,一边将她口中甜香的唾液渡入他的口中。她一会儿深吻,一会儿浅吻,她疯狂的吻着,弄得一向都是主动的秦南都有点应接不暇了。

  秦南的嘴在和她亲吻着,他的色手则抚摩揉捏着她那丰腴的美臀。这时晓露的唇吻上了秦南的脸,他感受着晓露的舌尖不断轻舐着自己的耳根和耳垂。他知道是晓露把她在训练时学会的吻技会用在了自己身上,自己被她吻着的时候也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看来男人的感觉和女人也是相差不多的。

  晓露的吻是那样的熟练和技巧,她被刚才刘艳那淫荡的一幕刺激得也有点变态了,想着秦南在刘艳叫他爸爸的时候是那样的刺激,就想玩一个更刺激的游戏,因此,也就由被动变成了主动。

  现在的初中生可是什么都懂,有很多都偷吃了禁果。晓露虽然还保持着这张膜,但耳濡目染,对男人已经有了深刻的认识,特别是这一天被宋伟强行灌输了很多淫秽的东西在脑子里,使得本来单纯的她已经跟一个妓女一样了。她为了玩得刺激一点就娇媚的道:「乖女儿,快来帮一下妈妈,你爸爸的嘴太厉害了,吻得我都透不过气来了,你来跟他吻一会好不好?」

  秦南笑道:「你这个主意确实不错,三个人这样玩还真的很刺激的,现在我就让你好好地尝一尝你老公的的绝技,说着就含着晓露的耳朵一边吸着一边对着刘艳道;」乖女儿,快来吸你妈妈的**,她的**又嫩又滑,味道还不算一般的好。

  刘艳现在已经被秦南玩得俯首帖耳了,一听秦南的话就坐了起来红着脸对晓露道:「妈妈,女儿要吸奶。」

  晓露一听刘艳叫自己妈妈就感到很是刺激,她松开抱着秦南的手把**送到刘艳的嘴边道:「乖女儿,妈妈正在和你爸爸**,现在还不方便呢,你要轻一点吸哦,你要是咬疼了妈妈的**的话,我可要你爸爸打你的小屁屁的哦。」

  刘艳也觉得很是刺激,当下就含着晓露的**吸了起来,晓露还真有演戏的天分,玩起来竟然是有声有色的,而且还是那样的从容不迫,还真的好像一个妈妈在对自己的女儿在说话。

  刘艳含着晓露的**吸吮着,她的**被刘艳吸着,底下的花瓣又被秦南在干着,
使得她的**空前的高涨起来,那套动的速度不觉的加快了。她一边套动着秦南的宝贝一边呻吟着道:「乖女儿,你吸得妈妈……好舒服。只是你怎么就不听妈妈的话,而你爸爸……叫一声就答应了?是不是他把你干得很舒服……你才这样听他的话?」

  秦南见她们两个这样的玩着更加兴奋了,他一边快速的运动着一边笑着道:「乖女儿,你从你妈的头上吻起,爸爸很喜欢看你吻你妈妈的样子。」

  刘艳一听就真的抱着晓露的头吻了起来,晓露感到她的舌头先是在自己的额头上吻着,后来就吻上了自己的耳朵,那温润的小舌头在自己的耳朵上舔弄着,还嗉嗉「的吮吸着自己那小巧如元宝般的耳朵,那种刺激的感觉与她那变态的心理迅速的膨胀着,即使她再如何地忍耐,却还是挡不住阵阵快感和那变态心理的迸发。她的**更加的强烈了。

  刘艳那沉沉的呼吸声在晓露的耳际回响着,她有意地在她耳边吹着气。那温热的气息吹进去的时候痒酥酥的,这种酥酥痒痒的感觉把晓露刺激得大声的叫了起来:「乖女儿,你不要……这样吹了,你吹得妈妈的耳朵里……好痒,都痒到心坎里去了。」她一边淫叫着一边把头转了一下躲开了刘艳的嘴。

  刘艳见秦南只是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就知道秦南也很开心,于是就吻上了晓露那柔软湿润的红唇,她在晓露的红唇上吻了一会以后就用舌尖分开她的唇,两人的舌头就缠绕到了一起。

  刘艳的舌头放肆的在晓露的口中活动着,时而和她的小舌头纠缠在一起,时而又沿着光洁的牙齿游走,时而又互相吸吮着。

  晓露那秀美的娇靥因那强烈的刺激而胀得火红一片,玉嫩娇滑的粉脸烫得如沸水一样,她的美眸半睁半闭,任凭刘艳在自己的唇上亲吻着,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怒峙的**在秦南的顶撞下剧烈的波动着,顶端那一对娇小可爱的乳珠也已变得更加娇艳了,在那里含羞挺立着,周围一圈嫣红玉润的处女乳晕也已由粉红色刺激得变成紫红的了。

  秦南也被这一幕刺激得yin性大发,他的动作越来越快,这时的他似乎浑身都布满了力量,他有节奏的运动着,房间里传出了「噗叽」「噗叽」的有规律的响声。

  晓露尽情的感受着这两方面带来的强烈的快感,她抬起屁股主动的迎合著秦南的冲击。他们两个就像连体婴儿一般耸动着屁股,彼此获取着那巨大的快感。
  晓露坐在他的宝贝上用力的套动着,两个**在胸前激烈的抖动着。她的* *很大,秦南的眼睛被这乳波抖得都有点眼花了。他伸出双手一只手抓住了一只就揉搓起来。不一会那两个雪白圆润的**在他的刺激下发生了变化,涨圆的象两个大粉球,散发著阵阵**在他的眼前晃摇着。

  在那强烈的快感刺激下,晓露呻吟声一声比一声响亮了。她那光滑得如同缎子般的肌肤在日光灯的辉映下放射出绮丽的光泽。浑圆的**在那里剧烈的抖动着,两条嫩藕般晶莹的手臂紧紧的抱着秦南。身上布满了一层薄薄的香汗,但她还是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频频发出**的娇啼。

  女人的娇啼是男人工作的动力,听着那一声声娇媚的**声,秦南的欲火越来越高涨了,撞击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每一次深深插入时,晓露那美丽的**就跟着摇动,汗珠也随着飞散。

             196两女一男2

  晓露一边大口大口的呼着气一边红着脸道:「喜欢,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本事,你该不会是神仙吧?我从书上看到只有神仙才有这样的本事,而你做起爱来又是这样强,要是普通人是根本做不了这么久的,我听说就是吃了伟哥也只能做一个小时左右。」

  秦南笑道:「我可不是什么神仙,不过我的武功不错,刚才是用双修大法把你的经脉给打通了,也就误打误撞的解了你的催眠术,大概是宋伟的功夫不及我的功夫好才被我破了他的催眠术,我听说催眠术是一种精神力,如果精神力不及别人的话是施不了催眠术的,可能是我的功夫高过他太多了,单用真气就把他的催眠术破了。」说完就把晓露放到一边对刘艳笑着道:「你想不想玩一次这样的游戏?如果想玩的话我们现在就开始,如果不想的话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
  刘艳红着脸道:「当然想玩了,女人都是喜欢漂亮的,我如果不喜欢就不是女人了,不过我还是有点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你说妈妈只有十四岁,她本来就是一个小姑娘,刚才只不过是被他们涂了什么药才显得老成了一点,现在出了这么多的汗把那些药冲走了才会回复了原来的样子,不过我还是想试一下。」
  说着就趴到了秦南的身上坐在了他的宝贝上。她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太神奇了,如果真的可以让大姑娘一下就变成小姑娘,以后就不要担心自己会老了。

  晓露看着刘艳笑着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我相信你爸爸是不会说假话的,你就跟你爸爸做完再说,要不我这个做妈妈的看去要比你型太不像话了,如果是一个样子还要好一点,我母亲跟我一起走的时候大家都说我们是姐妹,我们如果是一个样子的话,你叫我妈妈也就不会有人大惊小怪了。

  刘艳红着脸道:「你现在就小姑娘一个,我要是还叫你妈妈的话,还不让人把牙齿都笑掉了?你如果想做妈妈的话,就跟爸爸生一个小孩好了,这样别人也就不会觉得奇怪了,我们两个的游戏就玩到这里好不好?」

  晓露笑道:「这可不行,我们已经说过了的,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再一个你叫我妈妈的话,以后我们在一起做爱就会觉得刺激多了,我看你也觉得很刺激的,在叫爸爸的时候骚得特别厉害,这样刺激的游戏怎么可以不玩?」

  刘艳红着脸道:「但你现在就和一个小姑娘一样,玩起来就觉得有点别扭了,要不这样好了,等一下我如果我真的跟你现在一个样的话,我就继续叫妈妈,如果我还是这个样子的话,你就叫我妈妈,你看这样好不好?」

  在刘艳想来,晓露只有十四岁,本来就是一个小姑娘,只不过做了爱让她的肌肤显得更加的娇嫩了而已,而自己已经二十多岁了,想要跟她一样是绝对不可能的。「

  晓露对秦南的话是深信不疑的,因为她觉得双修了以后,自己的身体都有了一个很大的变化,如果没有身历其境是不会相信的。当下就笑着道:「那就这样了,你如果没有跟我一样的话我就叫妈妈,如果你跟我一样,那你以后就要叫我妈妈了,你说话可要算数哦。」

  秦南一边用手按在刘艳的丹利田上一边笑着道:「你放心好了,等一下她就不会要你叫妈妈了,因为你是她妈妈刘艳,你就是叫她妈妈她也是不好意思的,哪有女儿要母亲叫自己妈妈的事?你就不要白担心了。」

  刘艳红着脸道:「我才不是你说的刘艳,我的事都记得清清楚楚的,我们现在开始好了,等一会她就要叫我妈妈了。她觉得自己叫了这个小丫头很多句妈妈了,如果让她叫回来,自己就不要那么郁闷了。」

  晓露也觉得刘艳不会是自己的母亲,因为她的脸根本就跟母亲是两个样,当下就笑着道:「那好,我们就一言为定,老公你现在可以开始了,以后我们就有一个可爱的女儿了,我真的太高兴了。」

  秦南看着刘艳笑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我这个爸爸的话,等一下你就会知道不相信我的话的后果了,不过妈妈做女儿也很好玩的,以后你就做晓露的女儿好了。」说着就运起了真气,他故意的把真气在刘艳的身体里多运行了几遍,这样一来刘艳的肌肤比晓露的还要更娇嫩了,用吹弹可破都不足以形容。他运完功以后就看着刘艳笑着道:「你现在开始有点后悔了吧?」

  刘艳现在还真的想找个地洞钻下去,她虽然不相信秦南的话,但还是紧盯着床对面的那块大镜子,把张俊的变化都看了个一清二楚。她在秦南的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下道:「你既然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早一点跟晓露说清楚?你这样不是故意玩我们吗?你这个家伙真不是好人。」

  「啊!好疼!」秦南故意夸张的叫了一声,然后故意对呆若木鸡的晓露道:「老婆,你女儿掐我,你还不赶快来帮我?」

  晓露这时还真有点懵了,现在的刘艳虽然变得就跟一个小姑娘一样,但那个样子还真是她母亲无疑,现在的她就跟她小时候的照片上的小姑娘一样,而且就连声音也变回了原样,她原来不相信刘艳是她母亲,是因为刘艳的脸型跟自己的母亲是两个样,再一个她的声音也不对,现在不但她的人变回来了,就连声音也变回来了。她震惊得连秦南的话都没有去听了,在那里呐呐的道:「怎么会这样?」
  秦南将晓露也拉到怀里笑着道:「你就不要发呆了,你一露出本来面目我就知道她是你妈了,只是你们两个都不相信我的话,现在妈妈成了女儿,你心里有什么感受?你可不要说不要她叫你妈妈了哦,要不你也就成了一个说话不算数的人了。」

  晓露红着脸道:「我都被今天的事弄懵了,我现在很累了,我想睡觉了。」
  说着就在秦南的怀里闭上了眼睛装睡了。

  刘艳红着脸道:「看来我们两个都是逃不脱你的魔掌了,想不到会弄成了这个样子,我要好好的去收拾一下那个宋伟才行,都是那个家伙把我们弄成了这样。」说着就从秦南的身上爬了起来找起自己的衣服来。

  晓露听了也睁开了眼睛道:「我怎么把那个家伙给忘记了?我一定要把那个家伙碎尸万段,说着也爬了起来找起自己的衣服来,但她们的情趣内。衣都被汗水弄得湿透了,特别是那条小内裤,上面还有着很多自己流出来的体液。而她们的衣服也就一件透明的婚纱,原来被宋伟的催眠术迷住了还没有觉得怎么样,现在已经清醒了,哪里还敢穿着这样的衣服去见人?晓露想了一下就抱着秦南的胳膊撒娇道:」老公,你去把那个宋伟蒙上眼睛弄进来,让我们出一下气好不好?「

  秦南早就知道她们两个不会放过宋伟的,他对宋伟没有什么仇恨,反而被他这么一玩给自己带来了好几个美女,就连他的两个妹妹都成了自己的女人,因此,就在晓露清醒过来的时候,用真气传过去把他的穴道给解开了,宋伟知道自己不是秦南的对手,一见自己的穴道解开了就灰溜溜的走了。

  秦南一听晓露的话就故意的走到门口看了一眼道:「糟了,那个宋伟已经跑了。」

  两个美女一听就不顾赤身的走了过去,但见外面那个房间里连个人影都没有。秦南四处看了一眼道:「我们快一点走吧,我听说他们有枪,要是他们拿着枪来对付我们就遭了。你们快一点把衣服穿上」说着自己很快就穿好了衣服。

  两个美女一听秦南的话就慌了,当下只得穿上了婚纱,她们两个对看了一眼都觉得怪不好意思的,但现在又没有别的衣服,穿了总比没有穿要好。

  秦南见她们穿好了就一手抱着一个走出了夜总会。由于夜深了,夜总会的人也不多了,一路上也就没有遇到什么人。

  秦南抱着她们两个很快就来到了秦雪的家里,由于他先给秦雪打了电话,秦雪已经起来在客厅里等着他们,她一见秦南抱着两个穿着婚纱的小姑娘就吃了一惊道:「你的口味也太重了一点吧?这可是两个小孩,你连十来岁的小孩也敢玩?」说完以后就对刘艳道:「小姑娘,你看去稚气未脱,真难为你长了一对这么大的波,是不是这个家伙把你们强抢来的?

              197重温旧梦

  秦雪笑道:「我听老公说过你们的事,他这一次是专门来救你的,你既然是刘艳,那这一个是你的女儿了,你怎么看去比你女儿还要小?是不是那个双修功做得越久就越小?我可不敢和你一样,我还要工作呢,别人一看我是小屁孩就不会理我了。」

  刘艳红着脸道:「我也怀疑他是故意把我做得久一点才会这样,你是哦的不错,我也正发愁呢,我在阳源县做委办的副主任,现在我这个样子怎么去工作?」
  秦南笑道:「这有什么不可以工作的?现在六十岁的老女人都在装嫩,古时候还讲鹤发童颜呢,你们看去也就是稚嫩一点,人还是那个人,他们见了你们只怕连羡慕都来不及。如果不想被别人看到你的这个样子,在脸上化点淡妆就可以了。其实你们不去工作也可以,老公我养活你们是没有问题的。」

  刘艳红着脸道:「我可不想做金丝雀,而且我还有老公,我现在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虽然我不想做他老婆了,但他要是不离婚又怎么办?」

  秦南笑道:「这个你不用操心,宋伟把你们抓去就是准备报复你老公的,现在你们被我救来了,他是不敢再来找我麻烦的,也就只有去找你的老公去报复了,也许明天你老公就会失踪了。」

  晓露一听就急忙对秦南道:「他可是我爸爸,你能不能想办法把他救出来?
  我跟我妈都做了你的女人,你救他一命,就算是我们对你的补偿好不好?「
  秦南笑道:「你放心,我看那个宋伟也不是太坏,他是不会玩出人命的,你还真有孝心,对这样的父亲还要这样的维护。你知不知道正是他在外面乱来,你才会被那些人抓去的?你都快被他弄成小姐了,却还在为他说话,还真是难为了你。」

  晓露看着刘艳道:「真的是这样吗?」

  刘艳点了点头道:「那个宋伟是这么说的,我看他真是在外面乱来,这两年来他都说工作忙很少回家,看来是去外面乱来才把这个家给忘了,我知道像他们这样的干部不是很忙的,倒是那些应酬很多,而那些应酬也就是在外面乱来的借口。」

  秦雪笑着道:「你们两个就不要说这些事了,天就快要亮了,你们应该是大战了一场,你们身上的气味我都能够闻得出来,你们先去洗个澡,你们穿着婚纱,今天还是新娘子,你们三个就去睡主卧室,我去睡客房,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刘艳红着脸道:「你们两个睡主卧室好了,我跟晓露去睡客房,我们的骨头都快被他拆散了,只有你能陪他了。」

  秦雪笑着道:「这个家伙还真是太厉害了一点,你们去洗澡吧,我去给你们拿内衣。」

  秦雪给她们拿来了两套没有穿过的内。衣,晓露一进浴室就对刘艳道:「这个秦雪很不错哦,对我们很热情的,我原来还感到很不安,以为她就是不侮辱我们,最少也会拿我们是母女来说几句风凉话,没有想到她会这样热情。」

  刘艳一边脱着衣服一边说道:「这就是做强势男人的好处,男人如果强的话,女人就只有去巴结他,哪里敢去得罪他?我们是他带回来的女人,她是不敢不给面子的。女人就是这样,碰上强的就俯首帖耳,碰上弱的就无理取闹。她不拿我们是母女来取笑我们,也是给她自己留后路,如果她的母亲也是美女的话,说不定哪一天也会给他给上了,要知道女人都是喜欢年轻的,如果她母亲知道跟他做一次爱就会变得年轻,也想跟他双修的。也就会成为他的女人了。」

  晓露一边躺在浴缸里帮刘艳擦洗着**一边笑着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他不是说她们四姐妹都做了他的女人吗?说不定里面就有母女都被他收下了,也就不敢拿这事来笑话我们了。我还真有点不解,她既然已经知道这个家伙有这么多的女人,为什么还会这样死心塌地飞跟着他??」

  刘艳红着脸道:「主要是这个家伙太强了,女人在这一方面也就跟吸毒差不了多少,一旦尝到了那样的滋味就会欲罢不能了。我们现在也是这样,如果去跟别的男人**的话,是再也得不到这样的快乐了的。我们快一点洗一洗去睡吧,我真的很累了。」

  晓露也觉得很累了,两个人洗完以后就去睡了。

  秦南一进卧室就把秦雪抱在怀里笑着道:「小宝贝,你想不想也变得和她们一样?」

  秦雪红着脸道:「我不想跟她们一样,我是做记者的,如果像个小孩一样就会没有人相信我的话了,以后我还要在事业上帮助你的,不想在家里呆着。其实跟你**也能够使我年轻,我现在就觉得我的肌肤比以前要好多了,就是大姐她们也是这样。这样一步一步的年轻比一下子就变成一个小孩要好多了。」

  秦南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道:「不愧是记者,想的比我要长远多了,那我们就一步一步的来。」说着就脱下了她的睡衣,隔着乳罩就揉搓起她的**来。他一边揉搓着一边笑着道:「你的乳罩好性感,还是网状形的,你看你的乳珠都从里面钻出来了,是不是知道我要回来故意穿成这样的?」

  秦雪红着脸道:「你知道了就行了,我一听到你要回来心里就空空的睡不着了,就像丢了什么东西一样,就换了衣服在客厅里等着你,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一见着你就想和你做这样的事。」

  秦南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笑道:「我是你老公,见了我当然会想做这样的事了,现在我就好好的安慰安慰你。」说着就吸住她的红唇吻了起来。

  秦雪在秦南那温柔的吸吮体下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她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像是有一只小鹿在乱撞着,她渴望着秦南的爱抚,渴望着被秦南抱在怀抱里;渴求着被他压在身上接受爱的洗礼。心理和生理的双重需求使她很渴望着秦南的爱,每次闻着秦南的气息都让她心醉不已。她的呼吸有点急促了,脸上挂满了娇羞的红晕,那黑亮的眼睛似乎要滴出水来。

  在秦雪那迷离的、充满柔情的眼光的诱惑下,秦南的欲火也更加高涨了,他的嘴唇从秦雪的脖子开始吻起,双手也在她的娇躯上摸了起来。

  秦雪在秦南的身上体验到了一种全新的感受,都说女人在自己在心爱的人面前才会把自己最开放的一面展露出来,这话在秦雪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证明,她疯狂的和秦南对吻着,双手在秦南的背上抚摩着,身体则在秦南的怀里放浪的扭动着。

  秦南练的功夫本来对女人就有着一种强烈的需要,秦雪在他的怀里又扭又摸,使得他的**都被挑了起来。他的手在她的身上揉搓着。秦雪那如绸缎般柔滑细嫩的肌肤都被他揉得泛起了一层粉红。

  夜已经很深了,透过窗帘的缝隙射进来了一束淡蓝色的月光,它是那样的温柔,又是那样的恬静。看着这宁静的月光,秦南不觉的兴起了一丝感慨,世事是这么的无常,几天以前自己还是一个想着要上高中的学生,而几天以后自己就变成了一个有着数不清的金钱跟一大群美女,而且还做了一个县的两个部门的一把手,这可是有很多的人一辈子也求不到的!而人总在理性与无理性的之间矛盾着、挣扎着,要是人也跟月光一样的淡泊就好了,它总是按着自然的规律在那里运行着,将自己的光辉无偿的奉献着,没有贪婪,没有巧取豪夺。人类的思想要是能像月亮一样的皎洁就好了。

  到那明亮的月光,秦南的心地一下就变得娴静了,他伸出手把秦雪搂在怀里,他抱得很紧,,俩个人的躯体和心都融合在了一起,两个人都觉得这一刻是那么的温馨,那么的宁静。

  秦雪的娇躯在秦南的眼里像一朵盛开的牡丹,那一片片艳丽的花瓣都在向自己绽放着。他一边揉搓着她那饱满的**一边温柔的道:「小宝贝,你真的太美了!」
说完就搂着她的娇躯,把她那的蕾丝内裤拨到一边就进入了她的身体。

  秦雪感觉自己的花瓣瞬间就被充满了,她已经适应了这头雄狮的力量,两条臂膀使劲搂着他的腰以缓解那猛烈的冲击。她感觉自己的身体瞬间就舒展了,她喜欢他那种没有任何迟疑的冲击,就如飞流直下,是那么的飘逸,是那么的顺畅。她像梳理自己秀发一样梳理着这个男人的,她的一只手搂着他的虎背,一只手在他的头发上温柔的抚摸着。

  秦南一口就含住了她的,他就像一个永远也吃不饱的孩子,将秦雪的含在嘴里狼吞虎咽着,秦雪看着他那个饥渴的样子心里很是甜蜜。嘴边不由的荡漾开了一抹幸福的笑容。

             198重温旧梦2

  秦南一边玩着一边看着秦雪那美丽的脸蛋,秦雪也在脉脉含情的看着他,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涟漪,她很喜欢这种被充满的感觉,秦南不但把自己从那极度的悲情中解救了出来,还给自己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幸福。她双手紧紧的抱着秦南的腰,小屁屁也配合著秦南的动作顶了起来。

  秦南一边运动着一边吸吮着秦雪的**,他含着乳珠就像婴儿吃奶般不停地吸吮着,秦雪的**被她吸吮得发出着「叽吧」「叽吧」的响声,底下的花瓣也被他的宝贝冲击得发出了类似的声音,伴随着秦雪嘴里的娇吟,房间里顿时就像在演奏着一首热烈的交响曲……

  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