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6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3。15章

  可吴小涵没说话,径直把穿着丝袜的脚尖压到了我的嘴唇上。

  女神脚趾尖的温度,就这么传到了我的唇间——而那丝袜尖部光滑而又因汗渍而微微干硬的质感,让我的嘴唇仿佛像是被微微电击了一下,舒服到颤栗。
  那温暖像是从我的嘴唇一圈圈扩散开来,让我的全身都酥麻了。

  所谓春融万物,大抵如此。

  我的身体只有一个冲动——张开嘴,把嘴唇上这双全世界最最美好的脚含到自己的嘴里,任性地享用,缠绵,吸吮,占有。

  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我是没有资格用自己的口水弄脏吴小涵的玉足的。
  在吴小涵的调教下,我早已根深蒂固地明白,我的嘴,是连她的鞋底也不配碰的。

  她那完美的玉足,此刻只隔着一层薄薄的丝袜,就抵在我的嘴唇上——这件事情,本身就不合伦理、无法想象。

  她若是脱下袜子来,我或许还可以无耻地把袜子含入嘴里;可是,现在这样,我不可能放任自己一错再错地玷污自己女神那一尘不染的脚。

  我一瞬间像是被吓住,只好紧闭双唇,不敢张开半点。

  她再一次把脚背绷直,脚尖慢慢贴着我的嘴唇向下滑,而脚背一直贴紧我的嘴唇摩挲而过。

  我的身体都已经因那暧昧的触觉而微微颤抖——这触觉是那么地不真切,让自己仿佛是在飞翔一样。

  她的脚继续向下,直至脚尖已经碰到我的脖子,直至脚尖伸到了脖子和不锈钢项圈之间;而我的嘴唇,此刻已经碰到她接近脚踝的位置。

  我被不可思议的快感包围,大脑一片空白,但还是用力地把嘴唇闭紧,强迫自己不能流出半点口水。

  用脚背蹭过我的嘴唇后,吴小涵又开始用起了她的脚底。

  她那如豆花般细嫩的脚后跟紧贴上我的嘴唇,同时,脚心轻轻踩到了我的鼻梁上,而脚趾则依然若即若离地搭到了我的额头。

  于是,她脚趾根部那曼妙的凹曲几乎零距离地呈现在我眼前,藏在那里面的是从未被任何人触碰过的细嫩肌肤——那肌肤此刻正毫无保留地供我用灼热的目光猥亵着。

  「哎呀,你看你,下面都流水了呢,都滴到地上了。真是好下流啊。你不会又要射了吧,小废物?你今天可是已经射过一次了呢。」

  我闭紧嘴唇一言不发;但确实,在嗅觉、视觉和听觉和触觉的四重挑逗下,我真的兴奋得快要扛不住了。

  吴小涵似乎很享受我这种诚惶诚恐的模样,又换了一只脚,继续挑逗起我的嘴唇——这一次,她甚至用脚趾尖微微勾住我的上嘴唇,而把脚趾根部的地方轻轻贴到我的下嘴唇上,用那无可比拟的丝滑触感来爱抚着我从未被异性接近过的嘴唇。

  她甚至都不需要来回摩挲——只这样轻轻地放上去,就能让我舒爽到几乎早泄。

  在我已经欲仙欲死之时,她却抽开了她的脚。

  可我早已癫狂,现在只是直愣愣渴求地盯着她的脚,乞求再多享受一会儿。
  「看你这眼神,好像在求我把脚给放回你嘴上哎,是吗?」吴小涵笑着挑逗道。

  「是……我……我想……」我已经语无伦次。

  「张嘴。」吴小涵轻柔地说道。

  我机械地张开了自己的嘴巴。

  吴小涵把右脚的脚尖轻轻移向我的张开的嘴,直到脚尖已经伸到了我的嘴里。
  我本能地向后退:「不可以的……不……我会弄脏你的脚的,小涵学姐。我……」

  她轻轻的说:「乖,别躲开。」

  「我……我没资格碰你的脚的,小涵学姐,你……你把袜子脱下来给我吧,我……」

  她没说话,而是径直把脚伸到了我的嘴里。

  我的舌头立刻尝到了丝袜上的咸味——但这和以往舔袜子完全不同,这次,吴小涵的脚尖,就这么真真切切地在我的嘴里。

  她那小小的脚尖,是那么温暖,那么柔滑。

  我吓得一动不敢动;生怕真的弄脏女神的身体。

  「舔吧,」吴小涵说:「用你的舌头,舔我的袜子吧,不用怕。含着我的袜尖好好吸,用你的舌头感受我的脚趾。」

  我愣住,还想再说上什么;可嘴里塞着她的脚,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只好点点头,愣愣地舔起来。

  那丝袜的尖部,先前由于汗渍的缘故而微微硬结,现在碰到了我的口水,很快也就舒软开来;丝袜里微酸微咸的味道被我吸吮出来,贪婪地下咽下去。
  我也鼓起勇气,用舌头轻轻触碰她的脚趾来。

  只是,毕竟有着丝袜的阻隔,我不仅感受不到她肌肤的质感,也无法伸入她的脚趾缝间享用。

  但是,已经足够了——能把她的脚含到我的嘴里,已经是我先前从不敢想象的事情了。

  因为怕牙齿不小心把她弄疼,我便不敢乱动颌骨,只敢用自己的舌头不停和她的脚趾缠绵,甚至妄图隔着丝袜把她脚趾缝间的味道都吸出来。

  但是,这么美好的触觉,这么美好的气味,才几秒钟,就很快把我的神经冲撞得按捺不住了——我忽然感觉到了强烈地要射精的感觉。

  我连忙停下舌头的舔舐,强迫自己冷静。

  可吴小涵却像是故意想让我出丑一样,主动用她灵巧的脚趾敲击起我的舌头、用脚心摩擦起我的舌头。

  被这种罪恶的快感折磨,我「呜呜」地叫着——从来没和女生有过身体接触的我,根本受得了这么亲密的触弄。

  吴小涵似乎有些得意,用脚趾愈发猛烈地摩擦着我的舌头。

  终于,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抽搐着下身,又一次将精液喷射而出。
  吴小涵没有把脚从我的嘴里拿出来,只是问道:「小冬瓜,你明明被贞操锁锁着,我连碰都没碰到一下你下面,你怎么还是会射精呢?」

  我微微摇摇头。

  她又说:「光是舔我的脚,都能让你兴奋到射精,真是不可思议呀。看来,小处男的身体真是敏感呢。」

  被用「小处男」这种词嘲弄,我有些屈辱,却无能为力。

  吴小涵接着说道:「以后,你是真的不需要女人了,只需要我的脚就够了,对吧?」

  我木讷地点点头。

  她这才脚从我的嘴里抽了出来,有些责怪地看着我。

  其实我知道,舔吴小涵的脚就已经是很大的罪过了;在吴小涵面前公然性奋到射精,更是过分——无论是舔脚还是高潮,都是她对所有的M一开始就明令禁止的[ 1].可是,我竟然同时翻下了这两项大罪。

  「对不起……」我愧疚地磕下了头:「对不起,小涵学姐……我……刚才……」

  而吴小涵用那穿着丝袜的小脚勾起了我的下巴。

  我抬起头仰望着自己的女神,做好了被惩罚的准备。

  可她此刻却又把脚伸到我的嘴边:「还想舔吗?」

  「不……」我连忙摇头:「我……我错了……我不敢玷污学姐的脚了的……」
  可吴小涵却说:「怎么了?不想吗?射完了以后,就不喜欢学姐的脚了吗?」
  什么?若是让吴小涵误会,以为我只有精虫上脑时才想崇拜她的脚,那就更是冤枉了。

  我赶紧澄清:「我是怕弄脏你的脚。我知道,我不配的……」

  「好啦,」吴小涵说:「之前说你不配,只是为了羞辱你,我说过我不是认真的。我今天也说过了,不会把你当作别的M一样来对待的。我的脚,你可以舔。」
  「啊?」我还是有点不敢确认。

  「嗯。今天你为了证明你对我的感情,承受了那么大的痛苦呢。我也应该向你证明,你在我的眼里是不一样的呀。这双脚,从现在开始,就是你的了。你一个人的。脚趾、脚底、脚背,你想舔哪里,就舔吧。」

  女神的脚?眼前这双毫无瑕疵的玉足,这整个世界上最最完美的造化?
  这一双任何M都为之迷醉,对任何M都可望而不可即,我更是根本配不上触碰的圣物。

  此刻,竟然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就像是整个世界都把所有的宠爱和荣幸,全给了我一个人。

  我微微低头,看到她脚尖那优美的弧顶,再也克制不住心里的激动,重重把头磕在了地上。

  「学姐……你……你是认真的吗?我?我真的有资格吗?」

  「嗯。」她的声音很冷静:「你的。你不嫌弃的话,就舔吧。」

  怎么可能轮得上我来嫌弃她的脚呢?她的脚,是我渴望了那么久的圣物呀。
  既然,此刻已经得到了她的许可,我便斗胆伸出舌头,诚惶诚恐地舔了起来。
  射精之后的贤者时间里,我对吴小涵的脚的喜爱和崇拜,丝毫没有消退。
  因为,纵使无关性欲,她那双无瑕的小脚,从一件艺术品的角度来说,也美到令人窒息。

  身体冷静之后,我反而可以安下心来,不带杂念地好好欣赏和崇敬她这双绝世的玉足。

  舌头伸到她脚趾的下方,只轻轻舔了几下之后,她却轻轻地仿佛要把脚往回抽。

  我有一些慌张——难道,终究还是嫌弃我了吗?

  我抬起头有点惶恐地看着她,她又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对不起,你舔得我好痒啊,我有点受不了。」

  「没事。」我松了一口气,但又有些愧疚:「那我动作慢一点?」

  「嗯。谢谢。」吴小涵说:「我几乎没被舔过脚。最早的时候秦天宸舔过一两次,之后我就再也没给人舔过了,所以,有点不适应了。」

  说完,她还是又把脚递回我的嘴边。

  我突然觉得,此刻仿佛是我在虐待和折磨吴小涵。

  她把她最纯净圣洁的小脚任由我玷污,本就是对她的糟践。

  而她被我舔得痒到受不了之后,又重新把脚伸给我,任由我继续把她弄痒。
  她那乖巧而瘦弱的脚趾,在我的舌头面前,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任由我蹂躏。
  可我却已经无法停下了。

  我张嘴把她的小脚趾含住,在口腔里用自己的舌头和嘴唇夹住那软糖一样的玉趾。

  那绵软的温润,渐渐已经在我的嘴里融化开来,抚慰着我孤单了多年的灵魂。
  我不停动着嘴唇,小心地吮吸着,仿佛是在贪婪地摄取着吴小涵所有人温度、所有的爱、所有的美好,将吴小涵的一切都榨干。

  「痒……」吴小涵娇柔的声音打断了我:「好痒。」

  听到吴小涵这么说,我才不得已地放弃了她的脚趾,转移到她的脚底。
  隔着丝袜,我依稀能看出她脚心细细的纹路;只是,因为那丝袜的阻隔,舔舐的时候只能感受到丝袜的光滑,并没法直接触碰她皮肤的肌理。

  不过,舔她的脚底,她依然还是会痒的吧——看得出来,她在努力忍耐着这种痒痒的感觉,来满足我的淫欲。

  吴小涵宠爱起我来的时候,也真的很愿意为我付出呢。

  我没有浪费机会,享受着那神圣而美好的脚底。

  她脚底的丝袜也带着脚汗的咸涩,我于是一边用舌头浸湿,一边用嘴唇吸吮,想从那里也萃取出吴小涵的汗液来。

  等脚心都舔舐过了,我又攻向她脚底最后面的跟处——我张大嘴放肆地将那光滑的圆顶含到自己的嘴里,用舌尖反复地摩擦着那美丽的弧线,甚至都让她痒得轻轻抽动了两下。

  然后是我沿着她的后跟向上——她的脚踝很细,跟腱很明显;用舌头顶到上面,那弹性让我很是舒服;她的后跟并没有被鞋帮磨得粗糙,连一点点茧子都没有,只能隔着丝袜见到几条极细的纹路;而这里的咸味也淡了很多,只让人觉得香甜。

  我慢慢往上,碰到脚踝处的微微凸起时,便知道自己不能再往上了,于是移动嘴唇到前面,准备享用她的脚背。

  舔到这时候,我又一次控制不住地勃起了;可我已经停不下来了,只是愈加放肆。

  她的脚背平整到没有半点起伏,以一条直线延伸到脚尖;我的舌头紧紧压在丝袜上,不停往复着;像极了狗舔主人时那呆笨的动作。

  吴小涵低头一看,也注意到了我再次勃起的事实——我狰狞的肉棒,已经从贞操锁的每个缝隙中凸了出来。

  「居然又硬了。你们这样的M,究竟有多喜欢我的脚啊?嗯?我要一直让你舔,你是不是可以连射好几次呀?」

  「我……对不起……」

  她听到后,收回了右脚,然后在我眼巴巴地渴求中,命令道:「伸出舌头来,不要动。」

  我把舌头伸到最长,稳住不动。

  她把我还未舔过的左脚伸了出来,绷直到最最性感的角度,用大拇趾的趾尖轻轻地碰了碰我的舌尖。

  纵使隔着丝袜,那一瞬的若即若离的触碰,也挑逗到了极点。

  「舔我的趾尖,一个一个舔。只准用舌头碰趾尖,不准碰趾缝,不准含着,明白了吗?」

  我点点头,用舌头一个挨着一个地亲吻她的趾尖。

  她这只脚的袜尖同样因汗渍而微硬;但我的舌尖刚碰上去感知到咸味后,丝袜很快软下来,不再阻拦我享受吴小涵娇柔的脚趾。

  她的脚趾是那么柔软,没有半点硬结的角质;每一个趾尖都像棉花糖一样,舌头一碰便微微凹下去;而我的舌头也总是不小心碰到她的趾甲——她的趾甲很圆润,没有半点毛刺,微凉的触感只令人想到用「冰清玉洁」来形容。

  蜻蜓点水般地舔完她的趾尖后,我的呼吸已经渐渐粗重起来了。

  「好了,」吴小涵说:「叼住我的袜尖,往外拉一点。」

  我遵照命令,叼住黑色丝袜的袜尖,稍稍向外拉了一点——这样一来,她的脚趾便不再紧紧地顶在袜子内壁上了。

  「把舌头伸到我脚趾缝里,用力。」吴小涵的声音也变得虚柔起来——似乎是身体也有些反应了吧。

  我乖乖把舌尖伸到她的大拇趾边的脚趾缝里——这一次,因为丝袜已经不再紧绷,我终于可以把舌头探入脚缝里。

  虽然丝袜的阻隔让我还是没法自如地用舌头探索,但我已经有幸尝到了里面那又咸又酸的味道。

  我的舌头正在脚趾缝间拾取着宝藏时,吴小涵竟然主动用两只脚趾夹住了我的舌头,轻轻上下搓揉。

  舌头遭受这么销魂的揉弄,让我有些招架不住——真正的舌吻,应该也就是这样的体验吧。

  我呻吟几声后,吴小涵就松开了我——大约她知道,她再不放开的话,我又要立刻射精了。

  我按照她的指示,又舔起另外几个脚趾缝来;这时我才发现,她的脚趾本身并得就很拢,于是,舌头伸进每个脚趾缝里,都被夹得非常舒服。

  我似乎真的又一次到了射精的边缘。

  「好了,乖狗狗,现在含着我的脚趾舔,一个一个地含。」

  她的五个脚趾并拢在丝袜里,于是我用舌头用力推开丝袜,才算是单独地含入了她的大拇趾。

  她的大拇趾比绝大多数人的都要细,只比剩下的脚趾粗一点点——而那脚趾极其平滑,粗细也极其均匀,只有含到嘴里的时候,舌头轻轻压住那柔软的嫩肉,才感知得到趾骨骨节的微微凸起。

  舔完她的大脚趾,我又准备含着她的二脚趾舔舐。

  她的二脚趾几乎和大脚趾一样长,只是细了一些;只是,由于左右都有别的趾头,单独含入二脚趾没有那么轻松。

  把她的二脚趾含到嘴里后,左右两侧的趾甲缝已经轻轻夹住了我的下嘴唇。
  「吸。」她轻轻命令我。

  我于是像是吮吸奶嘴一样地吮吸起她的脚趾来。

  这吮吸的感觉是如此之好——我是多么想把上面的每一丝属于她的氛氲都带走,多么想就这样永远地占有这个可爱的脚趾啊。

  就在此时,她忽然发动进攻,用脚趾底部最滑嫩的地方主动摩挲起我的舌头,同时灵巧地扭动着旁边的脚趾,用脚趾缝揉搓着我的嘴唇。

  这突然袭来的快感将我推倒,我几乎都来不及做出多少反应。

  「呜呜——」我喉咙里舒服地一喊,再一次抽搐着射精了。

  吴小涵看到那恶心的白浆,说道:「今天射第三次了噢……被锁了那么久的小处男,果然是稍微碰下舌头都会接连射精呢,嘻嘻。」

  这一次射精的确耗尽了我的体力,我吮吸她脚趾的气力都明显小了下来。
  吴小涵看我终于软了下来,也没有打算再继续折磨我,而是收回了她的脚。
  「是不是很满足呀?」

  「嗯,很满足。谢谢学姐。」我低着头:「就是觉得很对不起你……我……是不是太没有个做M的样子了……」

  「没事啦。这都是你应该得到的奖励呀。而且,小处男射精的样子,真是可爱呢。」

  我的脸红透了:「是吗?那……学姐不怪我就好。」

  她抱着腿坐到了沙发上,说道:「好啦,把地上收拾一下吧。」

  「嗯嗯。」

  她抱着腿坐在沙发上,看起电视来——今晚正好有她爱看的综艺节目。
  我则把地上擦干净以后,也终于把她的靴子叼走,给她叼来拖鞋,然后安静地跪在她的身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