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87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弟弟

  「哈啊,今天好累啊。」

  一回到家的我,就直接懒洋洋地趴在沙发上面,然脑开始烦恼明天到底要怎么跟同学们解释我的身体啊。

  (难道要照实说吗?可是像这种有如科幻的情节他们会相信吗?如果不是发生在我身上的话,我恐怕我自己都不会相信吧,那么、那么,还有其他可以解释的方法吗?啊啊啊!!好烦啊,明明就不是我自己造成的,为什么我会这么烦恼啊!!!)

  我在沙发上翻来翻去,最后就从沙发上掉了下来。

  「好痛!」

  「唉~为什么我要在这里这么烦恼才行啊~啊啊啊,想来想去就好想要尻枪啊~喔,对吼,我现在连枪都没得尻了。」

  我看向自己平坦的下面,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对喔,自从我变成了女人之后,我好像都没有仔仔细细的看过自己的身体喔,赶紧趁现在没有人,来好好的看一下吧。)

  我把全身的衣服脱掉,然后看着我自己的裸体。

  (真是漂亮啊!)

  全身都光溜溜的没有任何体毛,就除了腋毛跟阴毛,手摸起来的触感就好像高级的丝绸一样,感觉东西放在我身上都会滑下的样子,硕大的胸部挡住了我的视线,粉红的乳首就像是樱花点缀在胸前,非常惹人喜爱,立於地上的是一双非常修长又美丽的双腿,纤细的柳腰彷彿会撑不住我丰满的胸部的重量。

  我看着我自己的身体,我不自觉的很想要了。

  (没想到,我竟然会看着我自己的身体在幻想,我到底是一个多么变态的自恋狂啊。)

  我把手,渐渐着、缓慢的、颤抖的,放到下面,我还在犹豫,我到底要不要自慰,上一次的快感让我知道我的身体是如此的敏感,我不知道我到底可不可以承受的高潮的冲击呢。

  (在这之前,我先把衣服穿起来在看一次好了。)

  我把手收了回来,然后打开尚美同学交给我的袋子,看着里面色彩缤纷的衣服,我开始一件一件拿出来。

  不一会儿,客厅的地上就满满的都是我的女性衣服。

  「好!就这样穿好了。」

  我穿上深蓝色的成套内衣裤跟一件花边的连身裙,在镜子前满意的点一点头,然后我就发现,我湿了。

  我坐在地板上,摸着紧贴着私密处的内裤上面所沾上的些微的体液,我轻轻的舔了一口。

  (有一点点酸,但是又带着一丝芬香的香味。没想到第一次吃到女生的爱液居然会是自己的,真是奇妙啊。)

  我隔着内裤开始慢慢的抚摸着我的下体,些微的、好像微弱电流一般的感觉冲击着我全身。

  「恩……」

  (这就是女人的感觉吗?跟男人尻枪完全不一样啊。)

  我隔着内裤慢慢加大我手的幅度,同时也渐渐加快我手的速度。我的手好像探险密林一般的渐渐地往深处前进。

  「嗯!!!呀啊啊!!!」

  我不自觉的发出娇喘声,当我的手碰触到膣内的嫩肉的时候,强烈的刺激冲击着我的全身,让我不停地颤抖,但是我的身体却又在渴望着下一波的刺激,我的手宛如有了生命般,一直往深处迈进。

  「恩…恩…这、这种感觉,好好舒服啊,明明…明明就觉得这是不可以的,但是…却、却停不下来啊!!」

  我的手越摸越深入,动作也越来越大,速度也慢慢的加快,一波接着一波的冲击令我的身体愉悦不已,小穴已经湿的一蹋糊涂了,连内裤都被浸湿了,到我的手也都充满着我的爱液。

  (这…这种感觉真让人难以自拔啊,内心竟然如此的雀跃又如此兴奋的,我终於知道为什么A片上的女生看起来都非常幸福的样子了,因为、因为,能够忍受这种酥麻又舒服的感觉的人根本就不存在啊!!!)

  我一手把已经湿答答的内裤褪去脚边,另一只手把连身裙往上拉,拉开奶罩,我那浑圆丰满的巨乳就「碰」的暴露在空气中。我大力的抓着自己的胸部,想像着是男人在用力的蹂躏着我的胸部,另外一方面,不满足一只手指的我,也把第二只手指放入我的小穴中。

  「啊……啊……啊……好、好爽啊……好舒服啊……啊…啊…胸部好有感觉啊…再大力一点…在更加的蹂躏我这对下流的胸部吧……这……这种酥麻感……真难以忍受啊…女…女生该…该不会…自慰……都……都这么舒服吧………恩…恩……」

  我趴倒在客厅的地板上,我的右手已经完全不受控制的在拨弄着我的小穴同时爱抚着我的小豆豆,这种双重的刺激令我全身都止不住的在颤抖,但是却又无法停止,我的左手也大力的玩弄着我的奶子,还时不时的掐着我粉红色的乳头,猛烈袭来的快感令我放声娇喘,如果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是在跟人做爱呢。
  (舒服…好舒服啊……怎么办……怎么会这么舒服啊……根本…根本停不下来啊……身体…身体好想要啊……在渴望着…想要…想要更进一步的刺激…不行…不行,太有感觉了啊…根本难以忍受啊……)

  「啊啊啊……好舒服…好爽…还要…还要更多…再给我更多啊啊啊!!!咦呀!!好爽、好爽,这感觉…真是无比舒服啊啊啊啊!!!」

  我的右手动作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大,只想着要继续深入,还想要继续感受到这如同置身天堂般的快感,我的淫液已经流的满地板都是了。我的大奶也一边被我的左手玩弄到扭曲变形,当我粉嫩的乳头轻轻的接触到地板的时候,一阵接着一阵的酥麻感就不停地往我身体各处袭来,令我发出阵阵淫荡的娇嗔声。
  (啊…啊…不行了…已经无法思考了……现在……就只想要更多的快感……更多……更多……还要更多更多更多更多!!!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了啊!!!脑袋一片空白,小穴…小穴…小穴…要…要去了啦…去、去啦啊啊啊!!!)

  随着我的手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身体抽蓄的频率也跟着越来越快,到最后,一股我从未体验过的剧烈的快感直冲我的脑门,令我脑中一片空白,我跪在地板上,由於高潮的快感使我弓着身子,我的奶子被地板给压的扭曲变形,我的屁股翘的非常高,彷彿就是等着被男人干一样,从小穴喷出的大量淫液把地上弄得到处都是,有一些还沿着我大腿流到了地板上,把地板上的衣服都弄髒了。

  「哈啊、哈啊……虽……虽然早、早就知道……女人的身体……远比…男人……还要来的有感觉…但、但是…没有想到…居然……居然会舒服到这种程度啊……」

  高潮过后,全身失去力气的我倒在地板上,任由我的爱液、汗水、口水随意的玷污着凌乱不堪的衣服跟我的身体,想必现在的我在任何人的眼中应该都认为我是个淫娃吧,但是人家就是舒服嘛,这有什么办法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受到我身体的力量渐渐回来了,我坐在地板上回想着刚刚所体验的一切,然后我就发现────我的小穴又再度湿了。

  (再来一次好了。)我的脑中闪过了这一个念头。

  但是殊不知我的内心身为男人的自觉已经产生了一丝裂痕了。

  「呀啊啊啊啊!!!去了、去了、去了,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停不下来,淫荡的我又要去了啦啊啊啊!!!」

  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沉醉在女人快感漩涡中的我不知道已经高潮了第几次了,我感觉我全身无力,视线好像有点模糊,这时我看到客厅的门口有一个模糊的身影。

  (是…是谁呢?看起来不像是老爸老妈啊?)

  「哥、哥哥…」

  一股声音把我从沉醉自慰中拉回了现实。

  「弟、弟弟!!!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这、这个是!!不、不对,总之你先不要往我这边看啊!!!!」

  弟弟目瞪口呆的站在门口看着我摆着极度羞耻的姿势倒在地上。

  在弟弟的视线中,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耻感,我连忙从地上找有没有乾净的衣服可以来挡住我汙秽不堪的身躯。

  「哥………」弟弟站在门口一动也不动的。

  「雄太啊,可不可以请你转过身过去,虽然有点难以启齿,但是哥哥现在的状态不是说是可以见人的状态,我不想在你心中留下哥哥丑陋的形象啊啊!!!」
  「才没有这种事呢!虽然这样说有点奇怪,但是我现在觉得哥哥的样子很漂亮,虽然说外表被玷汙了,但是就是这种氛围才更得以凸显出哥哥你的美艳啊!!」
  「雄太………」

  我跟弟弟互相注视着对方,一股奇妙的寂静在我们之间回荡着,我们彼此之间找不出任何的话可以说。这时我注意到了,弟弟的裤档一直维持着鼓起的状态。
  我裸着身子往弟弟的方向爬过去,弟弟就这样注视着我慢慢走过来。

  「这个是什么啊~~你这个色小鬼,居然会对哥哥产生妄想啊~~」

  「我……我没有……只是觉得哥哥你很美丽,所、所以才会这样,啊、拜託哥哥不要啊…」

  我在雄太解释的时候,我把他裤管的拉炼给拉下来,然后用食指隔着内裤开始玩弄他的鸡鸡。

  「都大成这个样子了,你一定很难受吧,来吧,让哥哥帮你射出来吧~~」
  「不、不要啊,不要这样子啊~~」

  我把弟弟的鸡巴给掏了出来,一股刺鼻的味道向我迎面袭来,猛烈的味道令我瞬间失神了,然后我发现了,我的小穴又开始的兴奋地流出淫液了。弟弟看到我把他的内裤给脱下来了之后,开始用双手挡着他的鸡巴,但是被欲望冲晕头的我,应是用蛮力把他的手给拉开了。

  「哥、哥哥,不、不要去舔他,很、很髒的。」

  我用舌头绕着他的龟头把冠状沟里面的汙垢给清了出来,接着就把这些汙垢津津有味的吃了下去。

  (不行了…原本以为刚刚的味道就已经让我够兴奋了,但是藏在包皮底下的这些汙垢所散发出来的浓烈的味道,可不是刚刚所能比拟的啊,啊啊啊,害我的小穴又变的湿答答的了,我…真的是一个淫荡的女生啊…)

  「只限於现在,我不是你的哥哥,而是你的姊姊,所以不要再叫我哥哥了,但是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当你的哥哥。」

  (如果以哥哥的身分的话,弟弟肯定不愿意跟我做爱的,但是、但是,我已经快要受不了啦,小穴、身体、奶子,身体的各个部位都在渴望着男人啊……)
  「哥哥……」

  「来吧,叫我一声姐姐吧。」

  「姊姊…」

  「乖孩子,这才是我喜欢的雄太嘛」

  我轻轻的抚摸着弟弟的头,然后亲了一下他的额头。接着我蹲了下来,开始帮弟弟口交。

  「哥…不对,姊姊,那、那边不行,姊姊…姊姊…是从哪里学会的技巧啊…好…好舒服啊…不…不行…我…我要…射了…要射了!!」

  其实,说实在的,我并没有从哪里学会什么技巧,我就只是一直用舌头时不时的左右拍打着他的鸡巴,有时用力吸着他的鸡巴,有时用口水来温暖他的鸡巴,有时还用舌尖舔弄着他的马眼,不过已经胀大很久的鸡巴,禁不起我一连串的动作,一道剧烈又炙热的水流在我的口中并发开来。

  (弟弟的鸡巴抖动的好厉害,是要射了吗?要射了吗?噢噢噢噢!!!他、他射精了…好多啊…又多又热,呵呵~~感觉我的嘴巴好像会被他搞到怀孕的样子。)

  「姊、姊姊,对不起,我…我…没办法再继续忍耐下去了。」

  「没关系~~我也曾经是个男人,所以我也知道如果有对弟弟来说这么漂亮的女人帮他口交的话,当然要憋住想要射精的冲动自然是不可能的啊。」

  弟弟浓厚的精液在我的嘴巴里面转来转去的,有一些还结块了,(他到底是多久没有自慰了呢?)我在内心这么想着,这时我感受到我的胸部跟下体也沾染着一些精液。

  (果然是因为太久没有自己来了,所以量太多了吗?)

  「姊、姐姐!!」

  弟弟大声地叫了出来,我看了一下他,发现他的肉棒又雄赳赳的翘了起来。
  「只有一次是不够的吗?」

  弟弟沉默的点了点头。

  (他害羞的样子还真可爱,总觉得有种新鲜感。)

  「那还想跟姊姊继续做啰。」

  弟弟的头点的非常的大力,感觉好像会飞出去似的。

  「可是啊~~姊姊才刚刚变成女生耶,所以我不知道我的身体会不会排卵耶,如果说啊~~弟弟可以找到保险套的话啊~~姊姊让你插入这湿淋淋的小穴中喔~~」

  我站着用一只手拉开我的小穴,里面的水已经慢慢沿着我的大腿内侧往下滑去了,这画面简直是淫秽至极了。

  我的这一番淫语使得弟弟原本已经胀大的肉棒,又更加的肿胀,他像是飢饿许久的狮子看到鲜美的肥肉在他的眼前般的渴望,他赶紧在家里面跑来跑去,下定决心一定要将保险套给找出来。

  而我也忍不住自身的浴火,在雄太找的同时,我也不停的挖弄着我的小穴,阴道传来的阵阵快感令我发出些微但又连续不断的娇喘声,这让正在找保险套的弟弟动作变的更加的凶猛及迅速。

  大约过了3分钟吧,弟弟气喘吁吁的拿了一盒冈本003的保险套的盒子在我面前,我打开来拿出里面的保险套,正准备小心翼翼地套在弟弟红肿的大肉棒的时候,不料弟弟硬梆梆的肉棒喷出了大量的精液在我的脸上。

  「对、对不起,姊姊的手实在是太舒服了,所以我又、又……」

  「没关系,都是姐姐的错,因为姊姊刚刚的叫声太淫荡了,一直维持着这么肿胀的感觉一定很难受吧,现在舒服多了吧。」

  (弟弟的精液量好多哦~~又多…又热的,搞得我的胸部跟脸上都白白的,而且这个味道…真叫人欲罢不能啊,啊啊~~好想要快一点把这一根肉棒插到我的身体里面啊~~)

  我把沾到我脸上的精液,慢慢地、贴心的、缓慢的,一点一点的吃了下去,看到我这副下流又淫糜的样子,弟弟的鸡巴又慢慢的硬了起来。

  「来吧,让姊姊用胸部为你服务吧~~」

  为了消除弟弟紧张的情绪,我双手夹紧胸部让弟弟还不是那么硬的鸡巴在我柔软的胸部中慢慢没入,幸好刚刚有弟弟喷出来的精液当作润滑剂,我开始慢慢的把奶子上下摆动。

  「姊姊、姊姊、姐姐的胸部,好软、好舒服啊,又软又温暖的,还这么的香,姐姐、我、我又快要不行了啊!!」

  我在他即将又要射精的时候,把我的胸部抽出来。

  「为、为什么,姊姊为什么要停下来啊!!!」

  「因。为。啊,接下来的事要在这里继续啊~~姊姊啊~~也想要变的更舒服啊~~」

  我轻轻的为弟弟的大肉棒套上保险套,然后拨开我那鲜嫩可口的小穴。弟弟看到我的小穴里面都湿漉漉了,原本就已经非常硬的肉棒又更加的硬挺了起来了。
  「我、我要让姐姐变的更加的舒服,我要让姊姊成为我的东西!!!」
  弟弟冲上来,作势要把肉棒插到我的身体里面,但是还是处男的他不管怎么试都弄不好,又害羞又沮丧的弟弟也越来越紧张。

  「别担心~~姊姊会慢慢的引导你的,先放轻松吧~~」

  「好、好的……」

  我用手把因为害羞而萎掉的鸡巴上下温柔的搓动,渐渐的弟弟的肉棒又恢复成原来硬梆梆的样子。

  「来~~你在地板上躺着。」

  我用手把弟弟的身体推倒在地上。

  「你仔细看好喔~~你的肉棒正渐渐的没入姐姐的身体里面哦~~」

  我把洞口对准他的肉棒,然后慢慢的把自己的身体往下沉。

  「恩…恩…姊姊的小穴…啊…啊…好、好热啊…又紧又热的…好、好舒服啊!!!」

  「姊姊也是哦~~我的小穴正因为弟弟的大肉棒正开心张着嘴巴呢!」
  (骗、骗人,居、居然会、会这么舒服啊,虽、虽然说,大肉棒往我身体里面钻来钻去的让我有一点想要吐,但、但是在这之上的快感,却把这一切的痛楚都给冲飞了。)

  「进、近来了哦~~~你看,你的肉棒已经完完全全的在姐姐的身体里面了哦~~」

  随着肉棒的深入,我感受到我那未经人事的小穴所发出的阵阵的疼痛感,尤其是当肉棒冲破我的处女膜的时候,所传来的痛楚还是让人想要叫出声音来啊。
  「姊、姊姊,你、你,你流血了耶!!」

  「没、没关系,姊姊是因为被弟弟插进来的缘故,才会开心的流血的。」
  我忍着痛楚,在弟弟的面前笑着。套在弟弟肉棒上面的保险套沾满着我的处女血。

  「姊、姊姊,你、你在做什么啊!!」

  为了降低我身上的痛楚,我开始摇摆我的腰,为了使我的阴道可以充分的体会到肉棒所传来的炙热的温度。

  「啊…啊…雄、雄太的鸡巴,好…好大啊,搞…搞的姊姊…好…好舒服啊,又大又硬的鸡巴…就在我的身体…不停的窜动…啊啊啊啊…好舒服啊。」

  「姊、姐姐实在是太淫荡了…你、你这样扭动你的腰…啊…啊…好…好爽啊…姊姊、姊姊、姊姊!!!!」

  我上下左右前后的摆动我的腰,弟弟因为受不了我阴道所给予的多重的刺激,他不停的发出可爱的娇喘声。

  (真、真可爱啊,平、平常从来都没有看过弟弟有这种表情的。)

  随着快感渐渐的增强,我感受到疼痛正在渐渐的褪去了,现在就只剩下好好的享受这跟肉棒所带来的快乐以及欢愉感。

  「啊…啊…雄太…雄太…雄太,雄太的大肉棒好、好厉害啊……噢噢噢……好……好有感觉啊…来…来…雄太…快来摸姐姐的胸部,姊姊的胸部好想要啊…」
  我拉着雄太的双手往我的胸部抓住,雄太的手在我胸部不停的游走,好像在寻找我的敏感带的样子,这让我敏感的胸部越来越搔痒难耐啊,(啊啊…好想要被人给狠狠地蹂躏一番啊。)

  「姊、姐姐的胸部好软啊,好、好香啊,好好闻啊,好、好想要一直埋进这对高耸的胸部里面啊~~」

  「啊~啊啊,雄太…的…的呼吸,好…好急促啊…搞的……我的胸部好…好有感觉啊…不、不行……姐姐………姐姐的乳头很敏感的…啊~~啊啊啊啊!!!」
  「姊…姐姐的里面…夹的好紧啊……好、好舒服啊…好、好像随时都要把我精液给榨出般的猛烈…啊…啊…」

  因为乳头所传来的刺激太过激烈了,导致我纤细的身体不停的在痉挛,我的小穴也不断的在收缩,我都可以感觉的到弟弟肉棒所传来的阵阵的抖动,总觉得现在的我的情绪好高昂啊,好像快要飞了起来了。

  「啊…啊…雄太、雄太、雄太,你、你觉得…姐姐…姊姊的里面舒服吗?啊…啊…噢噢噢!!不行不行!!雄太!你现在动的话,姐姐会、会受不了的啦!!!」

  「就…就是因为太…太舒服了,我……我才会情不自禁地动了起来啊…姊姊的里面…好…好温暖啊…又温暖又舒服啊~~~」

  原本只是弟弟躺在下面,然后我在上面不停地扭动我的腰为弟弟的肉棒服务,但是弟弟突如其来的摆腰,令我大吃一惊,害我不禁尖叫了起来。

  (这小子,竟然这样子对我,好啊,我就让你见识姐姐的厉害。)

  「姊姊!!不要啊,那、那里很敏感的,啊…啊…不行…姐姐好…好会舔啊…到…到底都是从哪里学的…」

  「恩…恩…舒服吗?你看…姐姐…姊姊的乳头…都因为你大力搓揉的缘故…都…都已经硬成这样子…你摸、你摸摸看啊…」

  因为弟弟开始扭腰的缘故,使我可以暂时的休息一下,这时我就弯下腰来,用舌头来舔弄弟弟娇小的乳头,接着又在弟弟的面使劲的卖弄自己的风骚,撩起自己的奶子、爱抚自己的乳头,用尽各种淫荡下流的言语去刺激弟弟的耳朵。
  「啊~啊啊啊啊!!!!姊、姊姊!!!不、不行了!!我、我快要憋不住了!!!」

  「不、不行,姊姊还、还没有爽够,你、你不能这么快的射出来,啊~~啊…啊…好…好厉害啊…雄太……雄太的肉棒……好……好烫啊……又烫又大的…好…好激烈啊…噢…噢…噢…噢,舒服…舒服极了…再…再大力一点…再往里面一点…把…把姐姐的嫩屄…肏…肏成你的形状吧~~~」

  「不…不行了啦…我…我已经快要忍不住啦啊啊!!!」

  我感受到了弟弟的肉棒正在急遽的迅速抖动,我知道这是即将要射精的预兆了,弟弟抽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从原本的一秒二次变成了一秒四下,如此猛烈的频率也让我的小穴开始加速的收缩。

  「啊……啊……雄太……雄太……雄太……我……我要……要去了……雄太的大鸡巴好……好厉害啊……我已经……快要…快要受不了了…快…快要不行了啦啊啊啊!!!」

  「姊姊、姊姊、姊姊!!!!我、我要射啦!!!我要射在姊姊淫荡的小穴里面啦!!!!」

  「啊…啊…雄太……雄太……雄太的大鸡巴把…把我搞到…要…去了…不、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快要受不了了…要…要去啦…去啦啊啊啊啊啊!!!!」
  一阵剧烈的活塞运动后,滚烫的精液射入我淫荡的小穴中,我感受到了弟弟所射出来的一阵又接着一阵的浓厚精液在我的身体里面流淌着。

  「啊…啊…啊…雄太…雄太的鸡巴好棒啊…搞…搞的姊姊好舒服啊…」
  「姊姊…姐姐也是啊,这…这么舒服的感觉…我…我从来都没有体验过…」
  我用所剩下的全部力量把我的身体移开,我看到弟弟所射出来的精液佈满在保险套的里面,我把保险套小心翼翼从弟弟的肉棒中拿下来,然后把弟弟的精液给全部吃了下去了。

  「姊、姐姐??!!」

  弟弟起身,错愕的看着我的行为。

  「嗯?雄太的精液很美味哦~~姊姊当然要把他吃下去啊~~呵呵呵~~」
  在弟弟眼中的我似乎有一种再也回不去的感觉,即使被人用精液玷汙但是仍然可以散发出淒美的氛围。

  (吃着吃着,我的身体又开始发情了…怎么办…身体又开始渴望着…我还真是个色情的女人啊!)

  心中的身为男人的自觉已经开始渐渐的淡忘了,裂痕也越裂越深了。

  「雄太啊~~你还想不想要再来一次呢~~」

  我赤裸着向弟弟的方向前进,这时我注意到,弟弟的眼中已经从兴奋变成了恐惧了,然而已经发情的我已经停不下来了。

  「姊、姊姊,不、不要啊,已经、已经不行了!!射、射不出来了啦!!让、让我再休息一下啊!!」

  在这一瞬间,猎人与猎物的立场互相转换了,不!打从一开始猎物跟猎人的立场好像就没变,只是开始变得清晰了起来………

  「嗯?」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我发现弟弟全身赤裸着趴在我赤裸的身上,用我的奶子来当他的枕头。

  「真是辛苦你了……」

  我语调显得很柔和,我轻轻的抚摸他的头,接着为了不把他吵醒,我小心翼翼的移开我的身体,前往浴室洗澡。

  洗完澡了之后,我开始找有没有乾净的衣服可以给我换,但是我发现地板上满满的都是我的爱液以及弟弟的精液,我笑了笑,开始清理我们大战过后所留下的污渍。

  约略过了一个小时之后,我把的胆都清乾净了,由於我又流了一身汗,只好又再去洗了一次澡,然后我发现我没有任何乾净的衣物可以穿,我只好只穿着内裤就回我的房间继续睡了。

  (对了…明天好像要跟他们解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噢…算了…就照实说好了…反正我也没有在骗人…好累啊……)

  想着想着,我渐渐地进入梦乡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